大家好

关于梗

最近看文章觉得大大们脑洞好大,我也来出几个梗

家教(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出来了,这里指家庭教师的那个,课上就在想啊黄少天属性是什么火焰?雨焰?喻文州的话雾焰,总感觉莫名合适的样子。这梗自认为好大,谁写岀来,我喊他爸爸)

圣杯战争(这个有的,《致我亲爱的魔术师》就是用这个梗,cp王喻)

超能力者梗(这个感觉很好玩的样子……)

魔法少女小樱(这个梗好像也有人用过,魔法使者王杰希,还是魔法少女王杰希,反正就是有王杰希,刚刚想这个的时候,差点忘记名字hhhhh)

奇迹暖暖(也有的,奇迹乐乐(某一文章里的),hhhhh)

电影旁白梗(这个大家应该很熟悉吧(^O^))

阴阳师梗(同上)







总感觉自己脑洞有点大,特别是第一个,我到底怎么想出来了,呃……可能是黑道梗看多了的缘故吧……第一个谁写出来@我一下啊






不会写…………



不要骂我,重要的事情说一次QAQ








当科目们变成人时1


大家好,我叫颜莉,但我一点都不严厉哦,我的成绩不好,但比老哥好一点,我的体育也不好,借此我老哥经常嘲笑我。我采取的措施就是把他的零食没收并且在他的饭里加泻药,怎么样,我是不是很伟大?像这种嘲笑别人的人,肯定是闲着吃饱了撑的,所以我就采取了这样的措施。他有本事再嘲笑我啊,再嘲笑啊,再嘲笑我就放六道骸,让你去轮回,Kufufufufu……(作者:我到觉得骸大人是最先伤害的人肯定是你)

我的幸运值每次都是E。比如,上厕所时发现厕所没纸;每次都会迷路;每次理科考试都跟3有缘,文科考试跟8有缘(幸运值:怪我咯)所以今天我就一直躺在床上,虽然今天星座运势上说白羊座今天的幸运值不太行(作者:这只是我随便说的,大家别真的去查啊!)且我的右眼一自在跳,但我知道床上才是最安全的(作者:谁告诉你的→_→),嘛……各位,我呢……就在睡会了………各位晚安! (作者:都已经早上了好吗,孩子→_→)
某人再一次陷入沉睡之中……

———又过了一个小时候———

一个金色卷发,蓝色眼睛,身穿白色长裙,戴着白色小帽的女人(具体人设请看封面,她是英语哦,还有不是我画的,是碳子大大画的(´・ω・`))坐在颜莉的床边晃了晃腿,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人,皱头不禁皱了皱,心想:“看来,必须要叫她起床了,否则她是不会起来的。”

想完后,一边拎着她的在耳一边对她说:“Good morning,girl!起床啦!你的英语作业写完了么?!你说说你,你英语到及格线也就算了,你居然还赖在床上不写作业,就算写了还是一两题的样子!你还想考上大学吗?!你居然还在这睡觉!还在这睡觉!”说完之后,拎着她的耳朵也越来越紧,给她的耳朵深深拎出一抹红。床上的人被拎的叫了一声,又翻了个身继续睡了。

然后,床下又发出了一阵声音,一个女人从颜莉的床下钻了出来,这个小人嫌弃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灰尘,用手到处拍了拍,看看床上的人,发出了一声冷笑,幽幽的对床上人说:“严厉童鞋,你的床下可真脏那,不过,你的作业还没有…写~”,又用诡异的笑容对她说:“不写……作业的话,会被老师……罚的哟,呵呵~”

床上的人被这诡异的笑声吵醒,微微睁开双眼,就看见两个不知名的生物,一个拎着她的耳朵,一个用很诡异的笑容看着她,又擦了擦双眼,发现这不是假的之后,用着惊讶和好奇的眼神看着她们,说:“你们是谁,我不记得有你们这号人物!”

金发蓝眸的女孩看着受到惊吓的颜莉,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,说:“Are you kidding ,my girl?!”说完后,又从颜莉的书包里掏出作业本在她眼前晃了晃,又说:“作业啊!作业!Your English homework!”
正当颜莉还是搞不清清楚时,又有一个男人打着哈欠靠在窗边,不知何时从手中拿了一张近一次数学考试的卷子,推了推眼镜,叹了一口气说:“哎……这不行啊。”又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脸迷茫的人,眯了眯眼,把手中的考试试卷为寒假作业,眼角微微抽动,抚了抚额头说:“大姐啊,你的作业居然有这么多是错的,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做的!我还想让你刷题呢!看来是不行了。”

转过头,发现自己各科的书本消失了,低头开始沉思起来:“他们该不会是……”又摇了摇头想:“怎么可能呢。”

颜莉又想了一会,又叫道:“你…你们该不会是………小偷吧!”

一片寂静……那三个人的脸上满脸的黑线……

@“颜莉,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,还是说你是压根没脑子!我就是你那个整天被你痛恨的数学君啊!”戴眼镜的小人放下了数学作业,走在颜莉的床前,用手狠狠的戳了戳她的脑门。

“唔……好疼!”颜莉疼得拍开了戳她的手指,再用手抚摸了几下被戳的左脑门。

“Get up quickly,颜莉!赶快给我起床!我都陪伴你那么长时间了,你居然认为我是小偷!l really want to cry!"金发女人说完用手拍了一下颜莉的头。

“不不不!这不可能!我一定是在做梦!书怎么可能变成人呢!这一定是在做梦!对!没错!肯定!是在做梦!只要在睡一觉就好了!”说完,我们亲爱的颜莉同学就赖在床上倒地不起了。

顾陌辰(数学)看了看床上的人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又推了推眼镜说:“她就交给你们了。”说完,又拿出某人的作业,皱了皱眉头,低声咒骂到:“这出题的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!刷题就要刷的有难度,像这种简单到炸的题目还好意思出!”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,心想:“看来她的智商彻底没救了……”

一个浅棕色长、浅棕色眼睛,上身着白色T-恤,下身着牛仔长裤,脚穿运动鞋的女人靠在书架边,笑眯眯看着眼前所发生的情况。

顾陌辰看着眼前的女子,推了推眼镜,说:“浅夏(作者:请原谅我是个取名废^ ^,还有这位小姐是语文)你不去叫她起床吗?”

浅夏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场景,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,反正她的语文也写完了,我在这看着就好。”
殷程(历史)看着眼前床上某人兄,诡异的笑了几声,从身上拿出一把菜刀,又拿出布擦了擦,再随意挥霍了几下,对着床上的人说:“严厉……童鞋,如果你再不起床写作业的话……就跟我去黄泉路上转一圈吧,放心……那里很漂亮的……”

颜莉表示她有些冷,至于原因……抱歉她不清楚。
泽拉(英语)看着历史粗暴的行为,不禁皱了皱眉头,夺过殷程的菜刀,说: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,咱们家的颜莉以后可能把历史考鸭蛋的,你要待她温柔点,知道吗?”说完,转过头,微笑着看着颜莉,又说:“颜莉,你要是再不给我起床,给我做作业的话,小心我让你英语课本上的内容全部都是错的!”

数学看着这两个人,叹了一口气,想:“这两个女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狠啊,谈何温柔呐?”

颜莉微微睁开双眼,因为被这些吵闹的声音,就算不是人也该醒来了。

“你……你们为什么……?!”颜莉看着眼前的人们……睁大眼睛,满脸的不可相信。又看了一眼泽拉手上的菜刀,立马哀求道:“我的妈呀!求放过!”

顾陌辰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想要解除危机,就赶快起床写作业啦!”

殷程生气的说道:“说什么呢,顾陌辰!小生只是……只是想吓唬一下严厉童鞋罢了(作者:拿菜刀吓唬,你确定?)教不言,师之惰。对于二十世纪的孩子,小生认为也同样适用。考试考得不好,一定是老师管得不严~”

泽拉看着床上惊恐的人,脸上的微笑僵了一下,然后满脸黑线的转头看向殷程和顾陌辰,“咱们是不是得采取一点措施了?”说完,把手中的菜刀扔在地上,发出“咣当”一声脆响。

殷程单膝跪下地板,捧起掉在地上的菜刀,痛哭到:“小生的菜刀。这可是……乾隆年间制造的……御用菜刀啊,在市场上……估计可以买好几百万啊……(以下内容大家自行脑补)小生可怜的……菜刀呐”
颜莉看到眼前的场景,不禁黑线道:“历史乃够了!”
浅夏看着顾陌辰,顾陌辰双手交叉在胸前,耸了耸肩,道:“不用看我,我比较赞成民主……虽然严厉点还可以,但吓傻了,可就不好了。”说完之后,快速捡起地上的菜刀放在安全的地方,走上前握了握泽拉的手,在她的耳边小声说:“淡定啊!毕竟我们和她来日方长……”

泽拉冷笑了一声:“呵,来日方长……Excuse me?!你到底知不知道!英语有多难补回来!现在她不努力,她还怎样学到更多的知识!怎样上到更好的大学,以后走到社会怎么办,你看看这张卷子,这么简单的题目,到底错了多少回了,再看看这张……

(balbalbal.........说了一大堆,大家自行想象吧……)

颜莉听着泽拉啰哩吧嗦的话,哀嚎道: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!( ´༎ຶㅂ༎ຶ`)”